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外媒:美曾差点在阿富汗抓住拉登 怕遭伏击失良机

110发布时间:2018-01-25 11:26 类别:旅游 凤凰新闻网

外媒:美曾差点在阿富汗抓住拉登 怕遭伏击失良机

  原标题:澳媒称美军差点在阿富汗抓住拉登:害怕遭伏击错失良机

资料图片:前“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1月24日报道 《澳大利亚人报》网站1月13日发布的题为《流亡:乌萨马·本·拉登的逃亡》的书评,现编译如下:

  几架“黑鹰”直升机快速低飞,在没有月光的夜里几乎无法看见。在南亚北部城镇阿伯塔巴德郊外的泥墙大院里,乌萨马·本·拉登睡得正香。本·拉登的也门妻子阿玛尔第一个听到了直升机靠近的声音。

  而在数千公里之外的美国白宫值班室里,奥巴马总统、希拉里国务卿和其他高级官员正在观看由中情局接通的记录海豹突击队的突袭行动的直播视频。

  20分钟后,化名杰伊的海豹突击队小队长呼叫任务指挥官威廉·麦克雷文海军上将,宣布“杰罗尼莫EKIA”。EKIA的意思是敌人阵亡。具体来说,这意味着设计制造“9·11”恐怖袭击案的人死亡。

  凯茜·斯科特-克拉克和阿德里安·利维合著的《流亡:乌萨马·本·拉登的逃亡》记录了“基地”组织领导人“不为人知的几年”,也就是从2001年12月本·拉登在阿富汗东部山区托拉—博拉最后一次被确定目击到,直到2012年5月12日他在阿伯塔巴德死亡之间发生的事。

  本书基于解密的情报文件,以及对本·拉登家族成员、“基地”组织领导人以及美国和巴基斯坦军方内部人士的数百小时的采访写成,本书是迄今为止对出生在沙特的恐怖分子本·拉登这一时期活动的最为详尽的记录。

  这是一本快节奏、内容丰富和从多个角度进行阐述的书。讲述了本·拉登的逃亡过程。他从一个破烂的藏身之处逃到另外一个,最后躲藏到在阿伯塔巴德建造的大院里。

  随着他最信任的亲信被逮捕或消灭,还有他的家族成员在伊朗被抓捕和软禁,本·拉登策划了更多恐怖袭击,录制音频和视频,与前线的指挥官开危机应对会议,让自己的孩子与重要的盟友联姻。

  与此同时,本·拉登的保护者越来越疑心重重,阿伯塔巴德大院的生活变成争吵的妻子们和不听话的孩子和孙辈的马戏团。

  本·拉登之所以可以躲避美国人的追杀长达10余年,大部分的原因是一系列战略错误和错失的机会和糟糕的情报。2001年12月,美国部队把本·拉登逼到托拉-博拉山区。但是当美国中情局要求派遣一个营的陆军游骑兵部队截住到巴基斯坦的路径时,却遭到美军上将汤米·弗兰克斯拒绝,他认为士兵会落入陷阱。

  文章称,这本书没能回答许多关键性问题,例如本·拉登、他的家人和亲信到底从外部力量得到了什么样的协助。但这本书确实排除了一些更荒诞的阴谋论,例如调查记者西摩·赫什提出的阴谋论,他到现在仍然坚持认为巴方把本·拉登囚禁在阿伯塔巴德近6年时间,然后才通过故意安排的突袭交给美国。

  作者们还排除了凯瑟琳·比奇洛拍摄的电影《猎杀本·拉登》杜撰出来的情况,也就是包括水刑等审问技巧使美国最终抓捕本·拉登,而不是脚踏实地的侦察工作。作者们强调说:“在真实情况下,酷刑只会让证人闭嘴,使得情报部门陷入黑暗的死胡同。”

  《逃亡》中还引人注目地缺少“9·11”之前和之后“基地”组织内部的意识形态争斗,就像阿富汗的“圣战者伊斯兰联盟”的前指挥官和本·拉登的亲信穆斯塔法·哈米德在他与澳大利亚反恐专家利娅·法拉尔合著的书《在阿富汗战斗的阿拉伯人》中所探讨的。斯科特-克拉克和利维虽然找到了各种各样提供消息的人,但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哈米德详细的描述。

  像是许多本·拉登的家庭成员和“基地”组织核心集团一样,哈米德在美国发起到现在仍持续的针对塔利班的战争时逃到了伊朗。但不论美国之前有什么样的机会让伊朗合作交出“基地”组织的军事高层和本·拉登的家人,都被乔治·W·布什总统2002年的国情咨文讲话彻底破坏,他在国情咨文讲话中称伊朗是“邪恶轴心”的成员。美国派往阿富汗的特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等官员试图修复伤害,而不是谈判如何终结“基地”组织。本书援引哈利勒扎德的话写到:“副总统切尼办公室给出的回应是,让他们烂在地狱里吧。”

  后来伊朗方面在2003年提出可以交出美国通缉名单上的许多人,以交换总部在伊拉克的反对派团体“人民圣战者组织”的领导人,也遭到美国拒绝。

  这是个灾难性的决定。伊朗成为在伊拉克与美国作战的恐怖分子的中转国,其中包括“伊斯兰国”组织的创始人阿布·穆萨卜·扎卡维。

  斯科特-克拉克和利维破解的最后一个荒诞的说法是“基地”组织现在没有比2001年的时候更加危险。本·拉登的儿子哈姆扎近期一直在敦促支持者“追随之前殉道者的脚步”。他的父亲可能已经死去,但本·拉登支持的“扭曲理想”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会被终结。(编译/胡雪)